欢迎访问AG8国际大厅登录【真.最佳】!
服务项目
专注于AG8国际大厅登录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项目 >

AG8国际大厅登录独家复盘孟晚舟案件:核心证据16页

发布时间:2020-08-10 14:12  

  这一批特殊的纸杯首次出现在2018年年底的华为深圳总部。孟晚舟被软禁在异国他乡,华为员工特意做了这一款纸杯隔空声援。

  “在我们心声社区(笔者注:华为内部论坛),只要有关于孟总案件的进展,下面经常有十几万条跟帖。”一位华为员工透露:“内部对孟总的期待非常一致,就希望她能早日回家。”

  2018年12月1日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逮捕,至今已被软禁600多天。在被逮捕后的601天,孟晚舟案件迎来重大进展。北京时间7月24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公开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阶段庭审的证据材料。

  “在这之前,我们一直在打程序正义。从这次公开核心证据开始,案件才真正进入实质性阶段,双方开始亮武器了。”一位熟悉案件进展的业内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

  “在之前的庭审阶段,大家支持华为是出于民族情怀,一部分人还有些隐隐约约的怀疑。这次证据公开后,可以非常明确—华为是清白的,是被冤枉的。”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此次公开的核心证据到底有哪些内容?华为如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加拿大检方、美国FBI、汇丰银行三者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何汇丰在证据公开后立马发表声明“撇清”关系?

  为了解开这些谜团,凤凰网财经通过多个渠道,浏览了华为递交给加拿院的近千页英文证据,对话多位知情人士、在企业任职的财务高管(CFO)、金融业内人士、法律专业人士等,获得了一些独家信息。因事件性质敏感,所有采访均为匿名。

  “看了前因后果,我才发现事件起因在8年前,(孟晚舟事件)开始我才上高中。”一位入职华为不久的新员工感慨:“这起案件的复杂程可以拍成电影,比好莱坞大片更精彩。”

  摇曳的烛光,柔软的天鹅绒,柔和的橄榄色,屋内是精致繁复的欧式装潢,屋外是繁华的维多利亚港湾。名为“Le Pain Grille at La Loggia”的法国餐厅坐落于香港中环国金中心(IFC)的二楼东侧。从露台上远眺,可以看到形如利刃的香港中银大厦以及不远处的汇丰银行香港总部。

  “这是一个充满女性气质的餐厅,”刁钻的美食家在英文测评中写到:“柔和、挑逗、微妙的风格或许适合她(女人)的衣服,但对于食物来说,我们期待更多。这里大多数菜都需要多放点盐。”这家热门网红餐厅目前已经关闭,同样的位置开了一家法式甜品店。

  2013年8月22日,汇丰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负责人Alan Thomas(以下简称“托马斯”)邀请孟晚舟在这家餐厅共进工作晚餐。也是在这里,孟晚舟第一次向汇丰展示了一份幻灯片(PPT),而这份仅有16页的PPT目前成为美国指控华为的唯一核心证据。

  16页的PPT透露了哪些信息?为何会成为核心证据?这一次工作晚餐背后有哪些疑点或“陷阱”?

  根据凤凰网财经看到的PPT原文,16页的PPT主要介绍了华为应对伊朗制裁的战略、合规问题,以及它与Skycom(中文名为“星通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通”)的关系。关键词是“伊朗”。

  图注:路透社于2012年10月发布独家报道,标题为《独家:华为伙伴向伊朗提供美国技术》

  2012年10月和2013年1月,路透社连续发布两篇独家报道称,星通试图向伊朗出售部分被美国禁运的产品,包括转卖美国电脑设备给香港,违反了美国法律,而华为是星通的拥有者和运营人。这两篇报道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反响,汇丰银行看到报道后,要求华为进行澄清。

  2013年8月22日,在汇丰的多次约见之后,孟晚舟带着工作人员从深圳来到香港,与汇丰银行代表见面。在这家法餐厅里,她对着中文PPT重点介绍了华为和星通在伊朗的客户、产品、业务和合规制度。

  PPT中澄清了华为和星通的关系,并不是路透社所谓的“所有者”,也不是子公司,而是有业务往来的合作伙伴。

  “作为华为的一个商业伙伴,星通与华为共同在伊朗销售并提供服务。华为在伊朗从事正常的商业活动,为民用电信公司提供解决方案。符合国际规范,遵从美国和欧盟(对伊朗)展开的出口限制要求。”自2003年伊朗宣布成功提炼出铀以来,联合国已通过多个制裁伊朗的决议,美国和欧盟出台了针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法案。

  PPT也解释了华为和星通曾经的“渊源”。第七页上写:“华为曾经是星通的股东,我(孟晚舟)曾经是星通的董事会成员。持有股份和董事会席位有利于华为加强监控星通的合规。华为未来会通过其在伊朗的当地子公司经营业务,华为不在需要持有星通的股份和董事会席位。”

  最后结论是:“基于此,华为卖掉了所有星通的股权,我(孟晚舟)也辞去董事会职务。”

  美方在起诉书中的核心观点是:华为没有如实说明其与星通的真实关系,星通是华为的“非正式子公司(unofficial subsidiary)”,华为却“欺骗”汇丰称双方没有从属关系。而这份PPT也成为了美国证明华为“撒谎”的核心证据。

  图注:美方起诉书中称星通是“非官方子公司(unofficial subsidiary)”

  PPT的第十页,标题为“在伊朗的经商风险(Risks of doing business in Iran)”。这一部分明确提示了风险:“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是变化,本质上是一套原则。黑名单在不断更新,制裁相关的法律非常复杂。理解并执行这些(制裁)法律和规章,对所有公司都是一个挑战。”

  如此重要的风险提示内容,美方在提交这份PPT证据时却故意遗漏了这段内容。

  凤凰网财经了解到,孟晚舟的辩护团队于7月17日向法院递交美国存在重大不实陈述的证据。在这份“证据包”里,包括两份证人证词,三份专家证词,一份英文PPT翻译件。

  笔者注意到其中一份专家证词。美国前国务院、国安委法律顾问John B. Bellinger发表证言称,美国政府遗漏了华为幻灯片中孟晚舟做出的关键陈述。关键陈述指的是华为对伊朗业务的风险提示,而伊朗业务才是汇丰进行内部风险评估的唯一要素。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由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非常严格,早在2009年,华为就完成了对星通的“切割”。他提到,多年来在伊朗做电信生意的不是只有华为和中兴, 爱立信、诺基亚等国际电信巨头都在伊朗有贸易往来。

  在法餐厅里,孟晚舟向汇丰高管展示了中文版的PPT。饭后,托马斯索要英文PPT。

  时间退回到2013年,汇丰和华为是关系良好的长期合作伙伴。身为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与合作密切的金融机构高管共进晚餐再正常不过。

  首先,知情人士提到“汇丰多次主动约见”,并将约见地点定为香港,而不是深圳华为总部。

  一位长期关注案件进展的大型企业财务高管(CFO)对凤凰网财经评论:“如果银行对大客户情况不清楚,一般是登门拜访,调查了解情况。”

  其次,商务会谈双方讲究地位对等,而孟晚舟与汇丰代表托马斯的地位相差悬殊。

  孟晚舟是华为集团的首席财务官(CFO),她对等的级别应该是汇丰集团的CEO或者CFO,但托马斯当时的级别是汇丰全球银行业务亚太区的“二把手”。汇丰集团(HSBC holding)旗下有五大业务团队:商业银行、全球银行、个人银行及财富管理、运营服务技术部门、全球支持部门。上述高管点评:“这相当于甲方的老板与乙方的副总监对话。”

  上述财务高管分析:“索要PPT其实是个常规操作,谁能想到汇丰会把客户的保密资料交给美国。”

  他指出,企业和银行合作的过程中,经常需要提供一些证明材料。“在批复贷款时,银行也需要走流程,需要过会,需要走合规,而这些流程都需要客户提供一些内部文件证明。”所以,当时华为应该没有警觉。

  据媒体报道,他在2017年已经退休。“据说回了英国,现在谁都找不到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拒绝了一切采访,除非法庭要求出席作证,否则没有任何公开露面。

  华为和美国在加拿大打官司,为什么主角突然变成了汇丰这家英国银行?这是一些群众的共同困惑。

  “华为的案件很复杂”,一位知情人士分析:华为面对的是美国、加拿大、汇丰三方,涉及加拿大俾诗省最高法院和纽约东区的两个案件。美国在加拿大案件的诉求是把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在在纽约东区案件的最终诉求是审判孟晚舟,让她承担刑事责任。

  据了解,由于案情极为复杂,华为至少在加拿大当地聘请了五家知名律所担当法律顾问。

  加拿大司法部律师在此前的听证会上表示:华为利用其子公司星通进行涉及伊朗的美元清算,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从而给汇丰造成了损失;孟晚舟与汇丰银行代表的交谈中称华为与星通是正常业务来往,对金融机构构成“欺诈”。

  一位了解案情进展的知情人士介绍:在此前的几次庭审中,孟晚舟律师团的辩护角度是:该案件是否符合双重犯罪(Double Criminality)标准。“双重犯罪”要求:可引渡的犯罪必须是请求引渡和被请求的两国都认为是犯罪的行为。

  简单来说,如果孟晚舟的行为只违反了美国法律,但没违反加拿律,她就应该被当庭释放,不能被引渡到美国。

  在5月27日的庭审中,法官在长达16页的判决书明确表示:“至少在三年前,加拿大已经废除了对伊朗的大部分制裁,并没有重新引入(制裁)。”也就是说违反制裁措施在美国是违法行为,但在加拿大并不是。

  但判决书中提到,当事人(孟晚舟)被指控的“欺诈”行为属于双重犯罪范畴。欺诈在美加两国都属于犯罪行为,一旦“欺诈”罪名成立,或面临引渡风险。

  美方向加拿院提交的《案件起诉记录》称,孟晚舟对汇丰“隐瞒”了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星通)的关系,“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汇丰因此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法案,面临民事和刑事罚款的风险,孟晚舟对汇丰构成“欺诈”。而证明美方提供的证据就是上文中提到的PPT。

  一位业内人士对凤凰网财经分析:“现在双方争议的核心焦点在于:华为和星通到底是什么关系?孟晚舟是否‘欺诈’了汇丰?”

  华为一方给出的答案是:曾经是子公司,但早在2009年就完成了切割,出售了股份,孟晚舟退出董事会。双方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依然存在业务合作。

  而美方则认为,星通是华为的“非正式子公司(unofficial subsidiary)”。华为并没有告知汇丰实情,让汇丰违反了制裁,蒙受损失,构成“欺诈”。

  凤凰网财经就美方的辩解咨询了一位金融专业人士,她表示:“如果从《公司法》的角度看,两家公司的关系本质是要看股权关系。看双方之间是全资、控股、还是参股,全资和控股的子公司都属于集团下属企业,需要进行合并报表。”

  她表示不太理解美方所谓的非正式子公司:“子公司不分什么正式、非正式。经济意义上,从来没听说过‘非正式子公司’,这估计是美国自己创造出来的名词。”

  美方要证明华为欺诈汇丰,至少要证明两点:一是汇丰对华为与星通的关系并不知情;二是华为从中受益,而汇丰蒙受损失。

  为了证明自己毫不知情,汇丰方面声称:只有“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但这些“初级”员工没有将相关信息传递给“高级”管理者,导致“高级”管理者只能依赖孟晚舟提供的PPT判断风险。

  对于汇丰的说法,一名业内人士直言:“太胡扯了。华为和汇丰合作了近20年,成千上万封往来邮件,抄送过各个层级的领导,怎么会不知情?”

  凤凰网财经看到了两份汇丰员工的内部邮件截图,驳斥了汇丰高级管理者不知情的说法。

  在2011年10月10日的一封邮件中,发件人是华为员工,收件人是一名汇丰香港员工(邮箱后缀为。而附件是“星通技术2010年审计报告”和“星通技术2009年审计报告”。

  在2011年10月20日的邮件中,汇丰员工回复了一封主题为“星通科技--账户签名变更-需要行动”的邮件。邮件正文中提到,星通科技在汇丰银行的账户信息没有及时更新,星通董事会成员变更后,需要向汇丰递交材料备案新任董事。

  最关键的是这名发件人并不是“初级”员工。从邮件落款中发现,发件人的职位是“客户服务部高级副总裁”。

  一名高级副总裁亲自处理星通的账户信息变更,汇丰员工能看到星通的完整审计报告,汇丰声称的“高管不知情”并不能站住脚。

  根据凤凰网财经看到的文件,汇丰在内部系统里将星通标注为“Huawei Master Group(华为主群)”,说明汇丰多多少少清楚华为与星通之间渊源。

  美方声称,孟晚舟“隐瞒”与星通的真实关系,“欺诈”汇丰是为了获得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3亿元)的信贷额度。

  然而根据凤凰网财经看到的证据文件,所谓的9亿美元是银团提供的信贷额度总和。银团由包括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在内的数十家银行组成。其中,汇丰银行只提供了8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6亿元)的信贷额度,而华为从未真正使用过这笔资金。

  财务高管解释,很多大企业会保持一定的信贷额度,以便有紧急情况或突发需求时能尽快得到银行的资金支持。一般情况下,在信贷额度内,企业可以随时按需要使用借款。

  他分析:“以华为的体量,9亿美元的信贷额度根本不算事。”据华为2019年年报,当年销售收入为8588亿元,净利润为627亿元,现金流非常充沛,经营活动现金流高达914亿元。

  掌握着近千亿的现金流,华为CFO孟晚舟会为一笔区区5.6亿的信贷额度“欺诈”汇丰?美方的说法并不能自圆其说。

  汇丰与华为有着近二十年的合作关系。华为是汇丰的优质大客户,汇丰从中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汇丰为何会站到华为的“对立面”?一切要从八年前说起。

  “汇丰被美国抓住了把柄,为了脱身只能出卖自己的客户。华为是汇丰交给美国的‘投名状’。”一位金融界业内人士分析:“金融机构最注重隐私保护,这种做法犯了大忌。”

  美国参议院旗下的国土安全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重磅报告—《论美国在洗钱、毒品、融资上的脆弱性:汇丰案例分析》。长达339页的案例分析,对汇丰银行“庖丁解牛”,报告称汇丰成为墨西哥毒贩洗钱的“固定渠道”,银行内部的风控合规几乎是“橡皮图章”。

  墨西哥毒贩甚至专门做了一个小尺寸的箱子, 这个箱子和汇丰墨西哥分行的柜台窗口大小相似,毒贩每天将现金塞满小箱子,然后将箱子存入汇丰银行。

  在著名的“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汇丰更有一系列“迷惑操作”。在2008年的最巅峰时期,汇丰在开曼群岛有近5万个客户账户,这些客户的总资产高达21亿美元。有意思的是,汇丰在开曼群岛上既没有办公室更没有员工,所有开曼群岛账户都交由汇丰墨西哥分行管理。

  美国参议院发布的汇丰报告引发轩然大波。2012年12月,汇丰银行认罪,承认银行存在合规漏洞,未能采取有效的反洗钱手段,未能对部分客户进行基础的尽职调查工作。汇丰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签署了为期五年的《延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

  得到了美国司法部的“尚方宝剑”,Exiger派驻了200-400名监督员,对汇丰进行“地毯式”摸查。

  一位了解事件发展的华为员工点评:“几百个人大规模的搜查,汇丰在美国面前是透明的,客户资料被翻了个底朝天。”

  在汇丰的多次主动约见之下,孟晚舟与汇丰银行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负责人Alan Thomas在香港会面。现场介绍华为和星通(Skycom)在伊朗的业务和合规情况,澄清星通已经不再是华为的子公司,双方只是商业合作伙伴。会后,汇丰要走了英文PPT。

  据路透社报道,汇丰对华为账户的调查时间是2016年年底至2017年初。汇丰向美国司法部递交了一系列PPT文件,而美国司法部将其视为针对孟晚舟案件的重要证据。

  年12月汇丰与美国司法部签署的《延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到期,美国司法部撤销了对汇丰的全部刑事指控。汇丰恢复清白身,举国哗然。

  《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彭博社等主流媒体发布多篇质疑稿件,质问汇丰犯了那么多错误,为何能在五年后“无事一生轻”?为何能从法律诉讼中“平安脱身”?汇丰的“平安脱身”是否与举报华为有关?

  《华尔街日报》在2018年12月发表了一篇题为《汇丰监督机构向检方通报了华为的可疑交易》的新闻。这篇围绕华为的新闻,在最后一段写到:“政府调查中使用银行信息并不罕见。

  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国际机场中转时,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执法人员以“例行检查”的名义,要求她交出手机和密码,非法扣押她三个小时。随后加拿大联邦警察赶到机场,将其逮捕。

  在凤凰网财经的采访过程中,所有人都提到了一个观点:“这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案件。”

  是国家机器对个体企业的“降维打击”。从美国司法部的搜集证据,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与加拿大联邦警察联手抓捕孟晚舟,单个企业,体量再大,也难以对抗国家机器布下的“陷阱”。对于汇丰,人民网评论:“汇丰通过一系列操作,既保留了华为这个大客户,实现利润最大化,同时高管平安落地,成为极少数被美方撤回指控的企业之一!劣迹斑斑的汇丰,已经被美国完全掌控!汇丰下一个出卖的客户会是谁?”

  被软禁在家,不能出门,也没法见孩子,家庭住址全世界都知道,门外随时蹲着安保和媒体,我不能想象她要多坚强才能承受这一切。